第四章:同乡女孩之死

  当井北下了客运小中巴汽车,立于陌生而又熟悉的村子路口,已是夜里九点多。

  乡间的夜晚有一些清冷,头顶星光灿烂,一道半圆的月亮,散着淡淡的光。

  陌生,是因为2020年的老家变化已经天翻地覆。

  熟悉,是因为那是井北从小长大的地方。

  2020的入村之路,原本是宽大漂亮的水泥路,村口还修了一座雄伟的牌坊,两旁,则是一排排的小面。

  而此时井北的脚下,却只有一条坑坑洼洼的土路,在土路的两边,是广袤的稻田。这个时节的水稻已经结出了扁扁的稻粒,此时正散发出一股沁人心脾的稻香味。

  村里有好几十户人家,井北边走边放眼打量,只见得三三两两的亮光,笼罩于数百米开外的山脚之下,其中一家的灯光最是亮眼,远远有如灯塔般。

  短暂的宕机之后,井北年轻身体的记忆,最终深刻地映入他的大脑,整个村子的环境与人物,变得清晰。

  井北有一些兴奋,有一些激动,也有一丝惋惜。

  父母应该都返回到了40多岁的时候,没有病痛的困扰,没有各种牵绊,没有被浮躁感染。

  后世随着国内大搞土地经济,各地方大肆圈地搞开发,小小的村庄也被淹没在这股浪潮之中。

  村里人的心,开始变得无法平静,慢慢浮躁,与城里人一般,患上了一种奇怪的病。

  于是又一个宁静的小村庄,被浮躁的毒液完全吞噬。

  走在笔直的村间土路,空气中异常清甜的稻香味,从井北的口鼻而入,一呼一吸之间,不断洗涤身心。

  慢慢地,井北浮躁的内心,终于抓到了片刻的宁静。


> 上一篇   下一篇 <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